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网站首页 >> 道教文化 >> 神仙传说 >> 《列仙传》中的神仙故事(四)

《列仙传》中的神仙故事(四)

2016-04-08 10:09:25 来源: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浏览:311查看评论

《列仙传》中的神仙故事(四)
啸父
[原文]
啸父者,冀州人也。少在西周市上补履,数十年人不知也。后奇其不老,好事者造求其术,不能得也。唯梁母得其作火法。临上三亮,上与梁母别,列数十火而升西,邑多奉祀之。啸父驻形,年衰不迈。梁母遇之,历虚启会。丹火翼辉,紫烟成盖。眇企升云,抑绝华泰。

[译文]
啸父是冀州人。年轻时在西周集市上以补鞋为生,几十年来不被人们所了解。后来,人们发现他总不老,觉得十分奇怪,於是就有好事的人登门访求他的长生术,但都没能得到啸父的指点。只有一个叫梁母的人,得到了他的作火升天法。作火时,只见亮光闪烁几下,人便随光而起。他在空中与梁母告别,周围排列着数十道火光向西天而去。后来,当地百姓多把他当作神奉祀。啸父青春常驻,年老身体不衰。梁母遇他作火,凌空壶盖启开。红火放射光辉,紫烟集成车盖。徐徐升入云端,高高超出华泰。


师门
[原文]
师门者,啸父弟子也,亦能使火,食桃李葩。为夏孔甲龙师,孔甲不能顺其意,杀而埋之外野。一旦,风雨迎之,讫,则山木皆焚。孔甲祠而祷之,还而道死。师门使火,赫炎其势。乃豢虬龙,潜灵隐惠。夏王虐之,神存质毙。风雨既降,肃尔高逝。
[译文]
师门是啸父的弟子,也能够作火升空,吃桃李的鲜花。后来替夏王孔甲养龙,孔甲对他不满意,就把他杀了埋在郊野。一天早上,风雨来迎接他,他走后,山上的草木便烧光了。孔甲去山上立祠祭祀他,在回来的路上就死了。师门善使火,焰烈火势旺。养龙事孔甲,聪慧却隐藏。夏王施暴虐,体毙神未亡。一旦风雨降,倏忽以高翔。


务光
[原文]
务光者,夏时人也。耳长七寸,好琴,服蒲韭根。殷汤将伐桀,因光而谋。光曰:“非吾事也。”汤曰:“孰可?”曰:“吾不知也。”汤曰:“伊尹何如?”曰:“强力忍诟,吾不知其他。”汤既克桀,以天下让於光,曰:“智者谋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遂之!”光辞曰:“废上非义也,杀人非仁也,人犯其难,我享其利,非廉也。吾闻非义不受其禄,无道之世不践其位,况於尊我,我不忍久见也。”遂负石自沉於蓼水,已而自匿。后四百余岁,至武丁时,复见。武丁欲以为相,不从。逼不以礼,遂投浮梁山,后遊尚父山。务光自仁,服食养真。冥遊方外,独步常均。武丁虽高,让位不臣。负石自沉,虚无其身。
[译文]
务光是夏朝时候人。耳朵长七寸,喜爱弹琴,吃菖蒲和韭菜的根。汤将要讨伐夏桀,同务光商议谋划。务光说:“这不是我应做的事。”汤说:“谁可以胜任?”务光说:“我不知道。”汤说:“伊尹怎么样?”务光回答说:“伊尹勉强自己忍受耻辱,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汤战胜夏桀以后,要把天下让给务光,说:“有智慧的人谋划占有天下,有武力的人实现这一计划,有仁德的人统治天下,这是古来就有的道理,您何不顺其自然呢!”务光拒绝说:“废掉君主是不义之举,屠杀百姓非仁德之功,别人作事犯难,我坐享其利,是不知廉耻。我听说,不合道义的奉禄不能接受,身处无道乱世不能居职做官,何况要使我高居尊位,我不忍心久活於世。”於是身背大石自沉到蓼水里,随即消失了。四百多年以后,到商王武丁时,务光又出现了。武丁想请他为相,务光不愿意。武丁不以礼相请而硬逼,务光就逃到浮梁山中,后来又漫遊在尚父山中。务光怀抱仁德,服食修养真性。远离世俗之外,造化之中独行。武丁贵为君王,让位不愿作臣。负石自沉蓼水,务光匿迹灭身。

仇生
[原文]
仇生者,不知何所人也。当殷汤时,为木正三十余年,而更壮。皆知其奇人也,咸共师奉之。常食松脂,在尸乡北山上,自作石室。至周武王,幸其室而祀之。异哉仇生,靡究其向。治身事君,老而更壮。灼灼容颜,怡怡德量。武王祠之,北山之上。
[译文]
仇生,不知是什么地方人。在殷汤的时候,做了三十多年管理匠作的官,年老了却变得更加健壮。人们都知道他是个奇異的人,一齐尊奉他为老师。他常吃松脂,在尸乡的北山上,自己开凿了一个石室居住。到周武王时,武王亲临石室察看,并奉祀仇生。仇生这人真奇异,一生行踪从不定。修身养性事君王,年老精力更旺盛。神彩奕奕好容颜,和颜悦色有德行。武王尊崇亲祭祀,尸乡故地北山顶。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查看该文章的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栏目导航
道协简介 - 道协机构 - 联系我们 - 道协留言

海峡道教—福建省道教协会
闽ICP备17030913号
Copyright 2012-2019, 版权所有 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