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网站首页 >> 道教新闻 >> 宗教动态 >> 道家医学帮她攻下诺贝尔

道家医学帮她攻下诺贝尔

2016-02-26 12:24:15 来源: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浏览:840查看评论

屠呦呦 道家医学帮她攻下诺贝尔


离85岁生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屠呦呦提前得到了生日礼物。这个礼物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到的——诺贝尔奖。
据诺贝尔奖官网消息,William C. Campbell、Satoshi ōmura、屠呦呦(Youyou Tu)获得今年(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而她是首位获得诺奖该科学类奖项的中国人。
或许有人会问:屠呦呦是谁?她因为什么成绩荣膺这项重要的全球奖项?
38岁开始研究
中草药抗疟疾
屠呦呦(1930.12~),女,中国中医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青蒿素研究开发中心主任。1980年聘为硕士生导师,2001年聘为博士生导师。最突出的贡献是带领科研组创制了具国际影响的新型抗疟药——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
这位现年85岁的女科学家是浙江宁波人。“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诗经•小雅》的名句寄托了屠呦呦父母对她人生的期待和憧憬,而她也终生与天然植物结下不解之缘。
1955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今北京大学药学院),屠呦呦进入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工作。
文革期间的1969年,各项科研工作都已停顿的中国中医研究院接到一项特殊任务——参加一个代号为“523” 的战备项目。当时正值越南战争,耐药的恶性疟疾在越南流行,引起双方部队严重的非战斗性减员,中国在越共的请求下开始在军内开展抗疟药的研究,并成立了“全国疟疾防治研究领导小组办公室”(代号“523办公室”)。屠呦呦毕业于北京医学院药学系,又有从事中医药研究工作的经验,当时在大多数学术权威都被打倒的情况下,38岁的她被委任为组长,负责重点进行中草药抗疟疾的研究。
屠呦呦领导课题组从系统收集整理历代医籍、本草、民间方药入手,在收集2000余方药基础上,编写了640种药物为主的《抗疟单验方集》,对其中的200多种中药开展实验研究,历经380多次失败,终于在1971年发现中药青蒿乙醚提取物的中性部分对疟原虫有100%抑制率,1972年又从该有效部分中分离得到抗疟有效单体,命名为青蒿素。
用东晋药书磕下难题
研究青蒿素遇到的难处比想象中还要大。屠呦呦筛选出的样本并不如人意:胡椒“虽然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84%,但对疟原虫的抑杀作用并不理想”;而“曾经出现过68%抑制疟原虫效果”的青蒿,在复筛中因为结果并不好而被放弃。
此后,她在重新复习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时发现,其中记述用青蒿抗疟是通过“绞汁”,而不是传统中药“水煎”的方法来用药的,她由此悟及用这种特殊的方法可能是“有忌高温破坏药物效果”。据此,她“改用低沸点溶剂,果然药效明显提高”。经过反复试验,最终分离获得的第191号青蒿中性提取物样品,显示对鼠疟原虫100%抑制率的令人惊喜的结果。
因此可以说,屠呦呦最终登顶诺贝尔奖靠的是东晋的医学。
那么,葛洪是谁?
葛洪(公元284~364年),是东晋道教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他是现在江苏句容县人。葛洪是世界上第一个纪录狂犬病的人,在他的书中,史上第一次记载了天花。而西方最早记载天花的是阿拉伯医生雷撒斯,比葛洪晚了500多年。
《肘后备急方》是葛洪一本有代表性的医学著作,书名的意思是可以常常备在肘后(带在身边)的应急书,是应当随身常备的实用书籍。书中收集了大量救急用的方子,这都是他在行医、遊历的过程中收集和筛选出来的,他特地挑选了一些比较容易弄到的药物,即使必须花钱买也很便宜,改变了以前的救急药方不易懂、药物难找、价钱昂贵的弊病。
葛洪很注意研究急病。他所指的急病,大部分是我们现今所说的急性传染病。葛洪在书中说:急病不是鬼神引起的,而是中了外界的疠气。我们都知道,急性传染病是微生物 (包括原虫、细菌、立克次氏小体和病毒等)引起的。这些微生物起码要放大几百倍才能见到,1600多年前还没有发明显微镜,当然不知道有细菌这些东西。而葛洪却早早指出急病是外界的物质因素引起的。

“离诺奖最近的中国女人”
和260页的著作
葛洪撒手人寰的时候当然未能想到,他的医学成就在一千多年后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受到葛洪典籍的启发而获得成功后,1972年3月,屠呦呦以研究小组代表的身份报告了青蒿中性提取物的实验结果,她报告的题目是:“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抗疟中草药工作”。
在其后的临床观察中,屠呦呦不仅带头试服,还亲自携药去海南昌江疟区现场,验证治疗效果。在她报告了“30例青蒿抗疟全部有效”的疗效总结后,掀起了全国对青蒿抗疟研究的高潮。
其实,这项研究成果的获益面覆盖了全球。据世卫组织2009年统计数据,世界上约有2.5亿人感染疟疾,将近100万人因感染疟原虫而死亡。如果没有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那么2.5亿疟疾感染者中将有更多的人无法幸存下来。
而在这么多年里,屠呦呦依旧保持低调。曾有媒体电话采访她,她并不正面回答任何问题。她说去看她的那本书就够了,“这是‘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化工出版社出版,绿皮的,吴阶平作序,宋健题词。”
屠呦呦说的那本书是《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媒体曾评价,作为科学家的屠呦呦,只愿意用这本260页厚的学术著作来与世界对话,对于更多其他的,她似乎无话可说。
打开《青蒿及青蒿类药物》一书,第一页就是那句诗:“呦呦鹿鸣,食野之蒿”。
在这本书中,有一页印制粗糙的新药证书复印件,那是中国新药审批办法实施以来的第一个新药证书——(86)卫药证字X-01号。这份由中国中医研究院申报获批的证书上,并没有屠呦呦的名字。
而在2011年,屠呦呦以其81岁高龄获得素有诺贝尔奖“风向标”之称的度拉斯克奖。当时被人们称为“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中国女人”。
如今,她与诺贝尔奖之间,没有距离。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查看该文章的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栏目导航
道协简介 - 道协机构 - 联系我们 - 道协留言

海峡道教—福建省道教协会
闽ICP备888888号
Copyright 2012-2018, 版权所有 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