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网站首页 >> 道教辞赋 >> 道教章表 >> 灵山秀水神仙境

灵山秀水神仙境

2016-11-09 15:32:10 来源: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浏览:169查看评论
文_陈孔屏
灵山多秀色,碧水共氤氲。迤长的霍童溪水,如同一条碧玉罗带盘绕着脉脉青山,给宁德大地增添了几多迷人的风采。
霍童溪美,美在悠远,如同一卷厚重的史册,让人翻阅不倦。那一脉长长的清溪水,盘过重重青山,穿越了层层历史烟云,飞溅的激浪,在两岸黑苍苍的岩石上,记录着几多远古的传奇。
都说先人最早在霍童溪源头群山上发现了火,这一脉连绵的青山便成了神山仙峰。称霍童为道教第一洞天,并非当地人自吹自擂,实有出处,古代道教权威经典多处有此表述。把霍童山作为“洞天”起於何时,史料说法不一,但最迟应在晋代,这里作为道教名山已名闻海内了。霍童山一度被视为“仙巢”,各方游士云集而来,从此有了“未登霍童空寻仙”之说。真正让霍童山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洞天”的人,是初唐时的司马承祯。著名道士司马承祯在排列天下洞天时,将“十大洞天”之后的“三十六小洞天”第一的位置,署於霍童山名下。在司马承祯的《天地宫府图》一书中载,“第一霍桐山,周回三千里。名霍林洞天。在福州长溪县,属仙人王纬玄治之”。北宋天禧三年(公元1019年)张君房奉命校对编成的《大宋天宫宝藏》(第4565卷)记载确认“三十六洞天”中霍林洞天为第一洞天。此说在道教的《白玉经》、黄凤翔的《洞天外史•序》等道家经典中均提到。
这一方神奇的山水,千百年来一直是人们顶礼膜拜的圣地。道教名家左慈、葛玄、葛洪、褚伯玉、司马承祯、白玉蟾等都曾在此山中驻足修行。
说到道教第一洞天霍童,不能不提到鹤林宫。鹤林宫始建於梁大通二年(528年),座落於霍童山下河谷中央。这座闽中最早的道观,在之后数百年里也是闽地规模最大的道教建筑之一。
据记载,鹤林宫主体由上下两殿组成。上殿供奉玉清天尊、上清天尊和道德天尊;下殿列三十六炉香火,另有丹房配殿和别院回廓。门旁的青石雕刻“霍童洞天”石碑。鹤林宫坐南朝北,按道教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之数立有石柱108根,规模甚为宏伟。鹤林宫的修建,缘起於东晋著名道士褚伯玉。据《三洞珠囊》、《上清道类事相》记载,褚伯玉曾云游访道,携带着《西岳公禁山符》、《制虎符》二卷书,隐居霍童山修炼。明万曆《福宁州誌》也载:“至梁大同二年正月元日,驾鹤登天,赐号鹤林。”《支提寺图誌》记下了这样一句话:“后人即其地为宫。”鹤林宫早在数百年前就已毁於一场洪水。现在的鹤林宫,是前些年当地人在原宫旧址上重新修建的。
霍童山中的支提寺,是东南地区著名的佛教丛林,支提寺曾经院寺连片,有僧人逾千人,以致佛经有“不到支提不为僧”之说。
遥想当年,这些仙道高僧们,就是沿着清澄的霍童溪,直上仙山。如果你是一个有心人,沿霍童溪溯流而上,仔细察看两岸古书页一般黝黑的岩石,你有可能找到古人留下的印迹。
传说精彩,真实的历史更精彩,隋朝谏议大夫黄鞠,不满官场腐败,弃官归隐,从中原千里迢迢寻得这一方宝地,开创了耕读传家世的历史。黄鞠率领家人,开渠引霍童溪水灌溉农田。当一座岩峰阻挡了渠道的开挖时,在没有炸药的年代,黄鞠想出了用烈火烧岩石,再猛泼冷水让岩石开裂的办法,一点一点地挖通岩峰,终于修通了水渠,引来清甜的溪水,成就了霍童溪两岸千年的丰饶。
霍童溪美,美在清澈,如同一首浑然天成的抒情诗,让你为之陶醉。第一次来到霍童溪边,溪水的清澈让我惊叹不已,在各处江河溪流被严重污染的当今,我们见惯了污浊的流水,眼前这一脉银亮的溪水,让人怀疑这是梦中游,你会情不自禁地跳进溪水中,捧起清亮的溪水洗把脸,再喝几口,让清甜的快意渗透到全身。
静坐在溪边卧牛石上,把一双脚丫探入凉沁沁的溪水中,此刻风平浪止,平静的溪潭如同一面飞天长镜,倒映着蓝天、白云、青山、翠竹…… 隐约中,你感到脚丫有点痒,低头一看,原来是一群小银鱼在亲吻你,你会发现溪中的水草在快乐地舞蹈,水底下的五彩斑烂的鹅卵石在对你眨眼。从水中摸出几枚,抓在手中把玩着,那流水打磨出来的纹路,那时光留下的色彩,会让你产生几多美丽的想象。
静坐在这霍童溪边,你才能真正感受到“诗意地栖居”的境界。
霍童溪美,美在灵动,恰似一部旋律激扬的协奏曲,让你感受到生命的萌发与大地的律动。
忆当年,我们曾沿溪而上,两岸奇峰迭现,令人目不暇接。溪水过急滩时,飞起一片浪花如同漫天飞雪;溪面开阔处,水波粼粼,岸边树影婆娑,山花灼灼,对岸一迭石级几幢木屋,如行画中。
当年那上游古村落里曾有歌谣云:“四面环石,无土可耕,一线溪河,凭此度生。”因无田地可耕,村民都靠架排放木和撑船运货为生。滔滔溪流成了村民的生命线。因而此地竟有了这样奇特的风俗:小孩长到六、七岁,家长便要他们下溪学游泳,如果小孩不肯下水,大人便用竹鞭赶孩子下水,以炼出好水性。这里的男人,都有一身好水性和驾驭溪流的过硬本领。当年,我们曾目睹了村民的绝活“独木击水”:只见—人站立於一根毛竹或一条碗口粗的木头上,借手中一根长竹竿平衡身体,可以做到顺流冲下急滩而站立独木之上却屹然不动。我们去那天,村民特意为客人表演此绝技,十多人各踩一竹或—木,接连着冲下激流险滩,那气概,如同草原上的好骑手驾驭着烈马驰骋於暴风雨中,令人深深感叹人类征服大自然的潜力。
因为建电站筑坝蓄水,上游洪口那一段急流险滩与“独木击水”绝活已化作深水底下的记忆。
如今,当你从霍童溪上游外表村乘竹筏漂流时,还能感受到那独特的灵动之趣。竹筏顺流而下,一路水势萦回,时而波平如镜,倒映着两岸重峦迭嶂,时而急流浅滩,水击排头溅一片雪白的浪花。湍急的溪流被山岩挡着,浪花拍打着岩岸急转个弯,当竹筏随急流冲向岩石时,两名撑排工便用长竹篙顶住石岩,以免竹筏撞碎,用力使劲时,两根竹篙弯成弓状。看着排工配合默契,协调—致地挥动着长竹篙,那粗犷刚健的动作,令人联想到黄河上与急浪搏斗的船夫形象,耳边仿佛响起《黄河船夫曲》的壮美音乐。
霍童溪上漂流,你的心会与溪水一起跳跃、闪动:宁静的溪潭中,冷不防跃起一只大鱼,溅起一片浪花与涟漪;山风吹过,岸边的绿竹在向你频频招手致意;一只翠鸟箭一般冲向水中,叼起了一只闪亮的银刀鱼;白鹭横飞水面,在溪边悠闲地觅食……
霍童溪美,美在多彩,沿溪展现出一幅绚丽多彩的长卷图画,让你应接不暇。
霍童溪先向你展示的是意境深远的山水画。上游外表村一带,素有“小桂林”之美誉。那里山水之美,恰似“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桂林风光,初来乍到,恍然间你会以为是梦里漓江画中游。
乘竹筏漂流而下,两岸如画的峰岩会让你为之惊叹不已。远方重峦叠嶂支提山,云雾腾腾,仙气氤氲。近处的山岩,显出千奇百态,任你展开想像的翅膀去端详。而最让人叫绝的是,在霍童溪流经古镇霍童时,在溪边一个角度,你会看到远方的大山是一个娇卧的睡美人,那睡美人身材苗条秀美,从头脸到身体各部位,酷似一尊写实的巨型雕塑。
在这一方灵山秀水,吸纳着天地灵气,连山石都化作美女,何况人间的女子,霍童女孩子长得标致,在闽东一带是公认的。我国著名诗人蔡其矫在他的抒情诗《霍童溪》中,以热情、美妙的诗句赞誉霍童溪的女子:“村女个个端庄娇艳/有如闪亮的春天嫩枝/长发在风中飘逸/放射山川的灵气/流动的螺钿/百合花上的露珠/是她们若有所思的眸子。”
与山水画、美女画一样让人难忘的,是霍童溪边的风俗画。逢年过节,或来了尊贵客人,古镇人会表演霍童线狮。舞狮表演,我们司空见惯是双人钻在狮子皮套中扮憨态可掬的狮子,而霍童线狮却独树一帜,不是人套狮皮,而是特制的绒线狮,高悬於四米多高的架子上,架下众人通过长长的绳索来操纵。这种独特方式的舞狮表演,走遍神州大地从未见过,称为“中华一绝”,名符其实,当之无愧。
那古韵悠长的文日阁、古祠堂、古榕树、古街、古民居,还有那锋利耐用的霍童剪刀,松软可口的霍童粉糕……漫步在霍童溪畔,仿佛走进了“清明上河图”的古画卷中。
作者简介
陈孔屏    著有小说集《姐妹寮》、散文集《青春作伴》、影视文学剧本《东风吹梦》、《配角》等各种作品200多万字,小说《姐妹寮》获第十届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作词的歌曲《畲山路》曾被文化部、国家民委、国家广电总局评为“世纪民族之歌”。现为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曾任宁德市作家协会主席。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查看该文章的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栏目导航
道协简介 - 道协机构 - 联系我们 - 道协留言

海峡道教—福建省道教协会
闽ICP备888888号
Copyright 2012-2018, 版权所有 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