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网站首页 >> 道教辞赋 >> 道教章表 >> 真人张道凌七试弟子赵升

真人张道凌七试弟子赵升

2016-12-25 15:33:05 来源: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浏览:659查看评论

文_尹  仙
世人开口说神仙,眼见何人上九天?
不是仙家尽虚妄,从来难得道心坚。

山中诸弟子晓得真人张道陵法力广大,只有王长一人,私得其传。纷纷议论,尽疑真人偏向,有吝法之心。真人曰:“尔辈俗气未除,安能遗世?……明年正月七日午时,有一人从东方来,方面短身,貂袭锦袄,此乃真正道中之人,不弱於王长也。”诸弟子闻言,半疑不信。
到来年正月初七日,半正午,真人乃谓王长曰:“汝师弟至矣,可使人如此如此。”王长领了法旨,步出山门,望东而看,果见一人来至。衣服状貌,一如真人所言,诸弟子暗暗称奇。王长私谓诸弟子曰:“吾师将传法於此人,若来时,切莫与通信;更加辱骂,不容入门;彼必去矣。”诸弟子相顾,以为得计。那人到门,自称姓赵,名升,吴郡人氏,慕真人道法高妙,特来拜谒。诸弟子回言,“吾师出游去了,不敢擅留。”赵升拱立伺候,众人四散走开了。到晚,径自闭门不纳。赵升乃露宿於门外。
次日,诸弟子开门看时,赵升屋前拱立,求见师长。诸弟子曰:“吾师甚是私刻,我等伏侍数十年,尚无丝毫秘诀传授,想你来之何益?”赵升曰:“传与不传,惟凭师长。但某远路而来,只愿一见,以慰乎生仰慕耳。”诸弟子又曰:“要见亦由你,只吾师实不在此。知他何日还山?足下休得痴等,有误前程。”赵升曰:“某之此来,出於积诚。若真人十日不归,愿等十日;百日不来,愿等百日。”众人见赵升数日,并不转身,愈加厌恶。渐渐出言侮慢,以后竞把作乞儿看待,恶言辱骂。赵升愈加和悦,全然不校。每日,只於午前往村中买一餐,吃罢,便来门前伺候。晚间,众人不容进门,只就阶前露宿,如此四十余日。诸弟子私相议论道:“虽然辞他不去,且喜得瞒过师父,许久尚不知觉。”只见真人在法堂鸣钟集众,曰:“赵家弟子到此四十余日,受辱已足了,今日可召人相见。”众弟子大惊,才晓得师父有前知之灵也。王长受师命,去唤赵升进见。赵升一见真人,涕泣交下,叩头求为弟子。真人已知他真心求道,再欲试之,过了数日,差往田舍中,看守黍苗。
赵升奉命来到田边,只有小小茅屋一间,四围无倚,野兽往来极多。赵升朝暮伺候赶逐,全不懈怠。忽一夜,月明如昼。赵升独坐茅屋中,只见一女子,美貌非常。走进屋来,源源道个万福。说道:“妾乃西村农家之女,随伴出来玩月。因往田中小解,失了伴侣,追寻不着,迷路至此。两足走得疼痛,寸步难移,乞善士可怜,容妄一宿,感恩非浅。”赵升正持推阻,那女子径往他床铺上,倒身睡下。口内娇啼宛转,只称脚痛。赵升认是真情,没奈何,只得容他睡了。自己另铺些乱草,和衣倒地,睡了一夜。次日,那女子又推脚痛,故意不肯行走,撒娇撒痴的要茶要饭。赵升只得管顾他。到晚来,先自脱衣上铺,央赵升与他扯披加衣。赵升心如铁石,见女子着邪,连茅屋也不进了,只在田塍边露坐到晓。至第四日,那女子已不见了,只见墙上,题诗四句,道是:
美色人皆好,如君铁石心。
少年不作乐,辜负好光阴。
字画柔媚,墨迹如新。赵升看罢,大笑道:“少年作乐,能有几时?”便脱下鞋底,将字迹挞没了。
光阴荏苒,不觉春去秋来。赵升奉真人之命,担了樵斧,去山后砍柴。偶然砍倒一株枯松,去得力大,唿喇一声,松根尽起。赵升将双手拔起松根,看时,下面显出黄灿灿的一窖金子。忽听得空中有人云:“天赐赵升。”赵升想道:“我出家之人,要这黄金何用?况且无功,岂可贪天之赐?”便将山土掩覆。收拾了柴担,觉得身子困倦,靠石而坐,少憩片时。忽然狂风大作,山凹里跳出三只黄斑老虎。赵升安坐不动,那一只虎攒着赵升,咬他的衣服,只不伤身。赵升全然不惧,颜色不变,谓虎曰:“我赵升生平不作昧心之事,今弃家入道,不远千里,来寻明师,求长生不死之路。若前世欠你宿债,今生合供你啖嚼,不敢畏避;如其不然,便可速去,休在此处恼人。”一虎闻言,皆弭耳低头而去。赵升曰:“此必山神道来试我者。死生有命,吾何惧哉!”当日荷柴而归,也不对同辈说知见金、逢虎之事。
又一日,真人吩咐赵升往市上买绢十匹。赵升还值已毕,取绢而归。行至中途,忽闻背后有人叫喊:“劫绢贼慢走!”赵升回头看时,乃是卖绢主人,飞奔而来,一把扯住赵升,说道:“绢价一些未还,如何将我绢去?好好还我,万事全休!”赵升也不争辨,但念:“此绢乃吾师欲用之物,若还了他,如何回覆师父?”便脱下貉袭与绢主,准其绢价。绢主尚嫌其少,又脱锦袄与之,绢主方去。赵升持绢献上真人。真人间道:“你身上衣服,何处去了?”赵升道:“偶然病热,不曾穿得。”真人叹曰:“不吝己财,不谈人过,真难及也。”乃将布袍一件,赐与赵升,赵升欣然穿之。
又一日,赵升和同辈在田间收谷,忽见路旁一人,仰头乞食,衣裳破敝、面目尘垢,身体疮脓,臭秽可憎;两脚皆烂,不能行走。同辈人人掩鼻,叱喝他去。赵升心中独怀不忍,乃扶他坐於茅屋之内,问其疾苦。将自己饭食,省与他吃。又烧下一桶热汤,督他洗涤臭秽。那人又说身上寒冷,预求一衣。赵升解开布袍,卸下里衣一件,与之遮寒。夜间念他无倚,亲自作伴。到半夜,那人又叫呼要解。赵升闻呼,慌忙起身,扶他解手,又扶进来。日间省返食养他。常自半饥的过了,夜间用心照管。如此十余日,全无倦怠。那人疮患将息渐好,忽然不辞而去。赵升也无怨心。后人有诗赞曰:

逢人患难要施仁,望报之时亦小人。
不吝施仁不望报,分明天地布阳春。

时值初夏,真人一日会集诸弟子,同登天柱峰绝顶。那天柱峰,在鹤鸣山之左。三面悬绝,其状如城。真人引弟子於峰头下视,有一株桃树。傍生石壁,如人舒出一臂相似,下邻不测深渊。那桃树上结下许多桃子,红得可爱。真人谓诸弟子曰:“有人能得此桃实,当告以至道之要。”那时诸弟子除了王长、赵升外,共二百一十四人。皆临崖窥瞰,莫不股战流汗,连脚头也站不定。略看一看,慌忙退步,惟恐坠下。只是一人,挺然而出,乃赵升也。其对众人曰:“吾师命我取桃,必此桃有可得之理;且圣师在此,鬼神呵护,必不使我死於深谷之中。”乃看准了桃树之处,拥身望下便跳。有这等异事,那一跳不歪不斜,不上不下,两脚分开,刚刚的跨於桃树之上,将桃实忽意采摘。遥望石壁上面,悬绝二三丈,四旁又无攀缘,无从爬上,乃以所摘桃子,向上抛去。真人用手一一接之。抛了又摘,摘了又抛;下边抛上边接,把一树桃子,摘个干净。真人接完桃子,自吃了一颗,王长吃了一颗,把一颗留与赵升,恰好余下二百一十四颗,分派诸弟子,每人一颗,不多不少。
真人间:“诸弟子中那个有本事,引得赵升上来?”诸弟子面面相觑,谁敢答应?真人自临崖上,舒出一臂,接引赵升。那臂忽儿长二三丈,直到赵升身边。赵升随臂而上,众弟子莫不大惊。真人将所留桃实一颗,与赵升食毕。真人笑而言曰:“赵升心正,能投树上,足不蹬跌。吾今欲自试投下,若心正时,当得大桃。”众弟子皆谏曰:“吾师虽然广有道法,岂可自试於不测之崖乎?方才赵升幸赖吾师接引。若吾师坠下,更有何人接引吾师者?万万不可也。”有数人牵住衣据,苦劝。惟王长、赵升,默然无言。真人不从众人之劝遂向空自抛。众人急觑桃树上不见真人踪迹;看着下面茫茫无底又无道路可通。眼见得真人坠於深谷不知死活存亡。诸弟子人人惊叹个个悲啼。赵升对王长说道:“师犹父也。吾师自投不测之崖,吾何以自安?不若同投下去,看其下落。”於是升、长二人,各奋身投下,刚落在真人之前。只见真人端坐於磐石之上,见升、长坠下,大笑曰:“吾料定汝二人必来也。”
这几桩故事,小说家唤做“七试赵升”。哪见得七试?第一试,辱骂不去。第二试,美色不动心。第三试,见金不取。第四试,见虎不惧。第五试,偿绢不吝、被诬不辩。第六试,存心济物。第七试,舍命从师。
原来这七试,都是真人的主意。那黄金、美女、大虫、乞丐,都是他役使精灵变化来的。卖绢主人,也是假的。这叫做将假试真。这七件都试过,才见得赵升七情上,一毫不曾粘带,俗气尽除,方可入道。
至期,群仙仪从毕至,天乐拥导,真人与王长、赵升在鹤鸣山中,白日升天。

(资料来源: 冯梦龙《喻世明言》)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查看该文章的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栏目导航
道协简介 - 道协机构 - 联系我们 - 道协留言

海峡道教—福建省道教协会
闽ICP备888888号
Copyright 2012-2018, 版权所有 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