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网站首页 >> 道教辞赋 >> 道教章表 >> 中国道教协会前会长陈撄宁论道教之前途(三)

中国道教协会前会长陈撄宁论道教之前途(三)

2016-04-15 09:59:42 来源: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浏览:661查看评论

中国道教协会前会长陈撄宁(1880-1969),生前留下了大量关於中华道教传统文化的精辟论述,其中蕴含的真知灼见,对於当今继承与弘扬传统道教文化,有着发聋振聩的现实意义。谨选其精华论述,加以整理,分为十篇,三次连载,此为(三)。

八、论道教与其他宗教
盖以“道”之本体而论,三教原无分别。若依事实而论,则不可混为一谈。
夫以道而言,愈融和则范围愈广,儒释道仙四者原可互摄。以术而言,愈分析则畛域愈严。
老子大患有身、绝学无忧之旨,庄子谬悠曼衍、荒唐淑诡之辞,对於后世制造佛经的工作,其助力实非浅鲜。
魏晋六朝时代,士大夫崇尚“清谈”。翻译佛书者,不觉将老庄一部分之玄义,混融於佛教经典之内。故佛说与道家言,偶有可以相通处。唐时佛学家,尝以八卦之理,解释佛教《华严经》,因此可知道通於佛。近代学者,又以内典之理,解释《庄子•齐物论》,因此可知佛即是道。
若以我个人历程而论,初以儒门狭隘,收拾不住,则入於老庄;复以老庄玄虚,收拾不住,则入於释氏;更以释氏夸诞,收拾不住,遂入於神仙,吾将以此为归宿矣。
老年人功夫,重在培补亏损,应该多睡为妙,一睡一觉,一动一静,循环互根,方为合法。若长坐不睡,乃是后来事,非前段功夫所宜,纵能勉强振作,亦未必能得益,因明明白白景象,不合於先天之妙用也。道家与禅家功夫之不同,即在於此。
愚见认为佛家与道家,在理论源头上本无不同。其所以不同者,乃在下手修炼的方法。道家功夫,初下手时,与肉体有密切之关係;佛家功夫,专讲明心见性,不注意肉体上之变化。
世人相信自力者,尽管去参禅;相信他力者,尽管去念佛;相信他力加持自力者,尽管去灌顶。我非但不反对,并且立於赞成的地位,决不劝他们走我这条路。惟有志在修养,意存实验,而於佛法无缘,又不信其他一切道门一切宗教者,我则顺其机而接引之,并随时用高深的学理以扩充其心量,而种未来之善根。他们厌恶老死,我不能不讲长生;他们爱做神仙,我不能不求飞升。若教以往生净土,他们说死后无证据;若教以明心见性,他们说肉体将奈何。像这一类的人,各种宗教皆不能化导,只有我这个法门,尚可以得他们的信仰,姑且用之作为过渡耳。
不才当日为仙学奋斗,本拟用全副精神,牺牲十载光阴,指摘佛教《大藏经》中所有一切矛盾及疵累。因感於太虚大师洪度雅量,无形中被其软化,乃将已成之稿焚毁,未成各篇亦弃而不作,仅发表《辩〈楞严经〉十种仙》一篇,遂从此停止笔战。震动一时的仙佛论辩,渐渐归於烟消火灭,因此佛教学理上遂少了一个敌人,足见太虚大师手段之高明,而其护持佛教,更具有异胜之方便,迥非其他固执成见拒人於千里之外者所能及。尝观人世间意气之争,至烈且酷,往往因小不忍弄到不可收拾之地步。假使双方有太虚大师之度量,则化敌为友,直易如反掌。盖以事在人为,原无绝对的是非可说。若必欲执著我见,排除異己,丝毫不能通融,天下遂从此多事矣。
疾病缠身,痛苦煎逼,参禅念佛持咒,皆不得自在,不幸短命而死,来生又复沉迷,因此健康长寿,实为一般学佛人士所必需,切勿轻视仙道。弄假作真,要度众生,净土法门,最为广大,密宗禅宗,皆难普度。设若这三种法门皆不逗机时,自不得不借重仙道作为到彼岸之桥梁。
论到究竟地步,长生就是不死,不死就是不灭,不灭自然不生,不生就是无生,无生自然无死,无死就是不死,不死岂非长生么。
中国昔无出家之说,凡修仙学道之人,都是有眷属同居。自从佛教传到中国以后,才有出家制度,其本意原想脱离家庭之苦恼,而求得身心之清静,孰料“一著袈裟事更多”,其苦恼依旧不能减少。
夫释贵无生,道贵长生,其宗旨有别;佛曰升西,仙曰升天,其途径各殊。世人多徘徊於岐路之间,而莫能自决。愚谓此当视学者之志愿以定趋向,既不必强人就己,更不必舍己从人。长生固非究竟,无生亦只落於半边;升天本是遊戏神通,生西亦属权巧方便。未彻悟者,每欲作茧自缚,画地为牢;已彻悟者,将无往而不自在矣。
“人天卑劣”,即轻视人天之意,实不足为训。做人的道理,尚未曾明白,做人的品格,尚未曾具足,他们就要看不起“人”;升天的路径,尚未曾认识,升天的力量,丝毫都没有,他们就要看不起“天”。幼稚得可笑又可怜。无论做人或学道、学佛,皆须有实在的力量,不是徒唱高调就算完事。
道教倡唯生学说,首贵肉体健康,可使现实人生,相当安慰。道教基於民族,苟民族肯埋头建设,眼前即是天堂。
死后成就这句话,在各宗教中皆如此说,我偏不肯附合他们。如果一般修炼的人们,对於自己的肉体,尚且无法安排,仍旧与普通人同样的结果,岂非天下死尸个个都成了道果吗?将谁欺?欺人乎?欺己乎?

九、论道教与科学
神仙之术,首贵长生,惟讲现实,极与科学相接近。有科学思想科学知识之人,学仙最容易入门。若普通之宗教家,以及哲学家,皆不足以学神仙。因为宗教家不离迷信,哲学家专务空谈,对於肉体之生老病死各问题,无法可以解决,亦只好弃而不管,就算是他们高明的手段。
我国古代所遗传之神仙学术,本与宗教性质不同……所以神仙学术,可说是科学而非宗教。
愚见认为唯物之科学,将来再进一步,或可与仙学合作。因希望肉体证得之神通,消灭战争之利器。
希望由此多造就几位真实的神仙,对於世界上物质,加以制裁,使好战之魔王所恃为杀人之利器,不生效力,然后人类方有幸福可言。极端唯物派的科学家,只承认我们有一个肉体,……不承认肉体之外还有生命。而仙学则承认形神俱妙。以仆等平素之愚见,认为研究神仙学术与研究其他科学,性质相同,丝毫不涉迷信。盖神仙者,乃精神与物质混合团结锻炼而成者。……心性功夫仅能“坐脱立亡”,肉体功夫仅能“延年祛病”。神仙要有凭有据,万目共睹,并且还要经过科学家的实验,成功就说成功,不成功就说不成功。其中界限,俨如铜墙铁壁,没有丝毫躲闪的余地。如何可以同宗教徒一样看待,也说他是渺茫无凭也?

十、批旁门
正宗口诀,做一步有一步之效验,如立竿见影,最后是身外有身(孙不二仙姑之女丹诗曰:“身外复有身,非关幻术成。”可以证明)。旁门也有小效,但不能身外有身。此点是正宗与旁门最大分别处。
徒恃精思存想等功夫,在仙道中亦不能有大成的希望。至於冲顶出神,就像一粒种子放在土中,经过相当的时期,自然会破土而出芽,自然会开花而结果,并不是由思忆上得来的。又像女人十月怀胎,自然就会生出小儿,也用不着什么思忆。若徒恃思忆功夫,将自己的“神”搬弄出来,那个“神”没有同物质在一处锻炼过,是个无影无形的东西,仙家名之为“阴神”,毫无妙用,亦不能冲顶而出。
世间一般空谈心性之徒,不必说出阳神毫无希望,仅此出阴神功夫,亦未曾梦见,居然狂辞瞽说,毁谤神仙,真可谓蜉蝣撼大树而已。因为打坐炼功夫,而生出各种奇怪病症者,时有所闻,试列举如下:或哭或笑,见神见鬼;自言自语,歌唱不休;手舞足蹈,全体摇动;胸腹肋胁之中,结成痞块;印堂山根之内,如多一物;肝火太旺,常常动怒;终日忧闷,愁眉不展;眼中看见各种幻象,梦中现出各种异境。……诸如此类,不可胜数。有终身不愈者;有服特别方药而获愈者;有因做此种功夫受病,改做他种功夫而获愈者。病之情况各不相同,故治法亦不能一概而论。
历年以来,余遇到所谓做命功的人不少。有的弄得邪火上冲,脑胀眼红;有的人弄得小便淋沥,腰酸腿软。自表面看来,精虽然不出,其实被欲火煎熬,早已变成稠浊之物,被这班所谓做命功的人,将关窍堵塞,当时未曾射出,停滞在下部,又不能还源。或者於小便前后滑溜而下,或者仍留在里面作怪,搅扰得身心不安。经过日久难以忍耐,只有放他出去,才能风平浪静。但是这班人因为要顾全面子,要夸张自己的功夫做得好,不愿将真相轻易告人。等到做出病来,求教於医生时,方肯说实话耳。
符咒祭炼,遣神役鬼,降妖捉怪,搬运变化,三跷五遁,障眼定身,拘蛇捕狐,种种奇怪法术,十分之九都是假的。然而真假是相对的名词,有假必有真。
持咒之功效,只能禁病或禁毒驱魅,然亦是偶中,难保必验,对於自己肉体亦不起变化。现在有所谓精神疗病、心灵疗病,据他们自己夸张,可以远隔千里万里,都能使病者痊愈。我想近在咫尺,尚不见功效,何况远在天边?这些都是营业性质,故神其说而已。
(该文由清阳子整理,中华道友会编辑)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查看该文章的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栏目导航
道协简介 - 道协机构 - 联系我们 - 道协留言

海峡道教—福建省道教协会
闽ICP备17030913号
Copyright 2012-2019, 版权所有 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