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网站首页 >> 道教文化 >> 道家文化 >> 沐风栉雨广福宫

沐风栉雨广福宫

2016-11-19 15:04:54 来源: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浏览:613查看评论
图/文_王  茹
马来西亚槟城有一座重要的华人庙宇,那就是广福宫,它坐落於槟城的椰脚街,数百年来为槟城华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庇佑和心理慰藉。
清晨,怀着崇敬的心情,我们来到广福宫参拜。广福宫门口摆放着几个用石头雕刻成的大香炉,宫内有汉字提示,告诉香客们此处的香火是免费取用的,只要诚心的拜神即可。
走进广福宫,人并不多,大概是因为我们来得较早的缘故。宫中的负责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为我们讲解广福宫的来历。
广福宫的历史,要追溯到二百多年前。那时候,人们习惯称槟城为槟榔屿。18世纪80年代,闽粤两省人民南移槟榔屿,参与槟榔屿的拓荒建设事业,奠定了海外赓续华人宗教文化的基石。19世纪伊始,槟榔屿华人以联合力量构建了神明信仰圈。
嘉庆5年(1800年),广福宫始建於英国东印度公司政府所赠送的一块土地上。它的创立,是神道设教的有形落实,涵盖华族社会祈福禳灾的宗教意愿,具有重大意义。民间俗称广福宫为观音亭,崇祀观音菩萨,闽南人称其为观音佛祖,是槟榔屿当地迁来移民的精神寄托与向心支柱。
在马六甲海峡,那时已经有更加古老的宫庙。比如创设於康熙8年(1669年)的吧城观音亭,比广福宫早了131年,而康熙12年(1673年)建立於荷领马六甲的青云亭也比广福宫早了127年。这是马六甲海峡两岸与中国沿海口岸的经济贸易逐步扩张后所带来的社会文化变迁结果。
当时,负责建庙的是闽人黄金銮和曾青云,支持和捐助建庙的个人和单位共有454个,一共筹到380344圆,其中有闽商229人,占50.4%,捐金数额是总数的68%;广东省籍的捐缘者多为经济下层人士,有219人,占48.2%,捐金占总额的22%。这也是广福宫名称的来历,是闽人和粤人共同兴建的宫庙之意。
在这些华人中,甲必丹起了很大的作用。什么是甲必丹呢?我们感到有些好奇。原来,华人甲必丹(马来语:Kapitan Cina)或简称为甲必丹,是葡萄牙及荷兰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殖民地所推行的侨领制度,即是任命前来经商、谋生或定居的华侨领袖为侨民的首领,以协助殖民政府处理侨民事务,“甲必丹”即是荷兰语“kapitein”的音译,本意为“首领”(与英语“captain”同源)。吴甲必丹大,也就是吧城闽籍的吴瓒绪甲必丹,和蔡甲必丹,也就是马六甲海澄籍的蔡士章甲必丹,是两省人士中最大的首领。掌控迁民社会生活消费的三家制造商和供应商,各自捐金320圆。另一方面,如果以少於5圆捐款的数目分析,闽粤两大族群分别捐款34361圆与38775圆,这充分说明了下层的信众对於建庙的共识和诚心。
这一时期槟榔屿的观音祭祀圈所涉及的人数,大约有5至6千人,所涵盖的社会阶层包括木匠、手工艺者、鞋匠、农业工人、渔民、菜圃农夫、香料园主和普通商贩,此外还有流动性高的中国原乡商贾和船主,以及比邻地区诸如吧城和马六甲的海商。
他们的观音崇祀和观音信仰宗教内涵,基本上是民间观音崇拜和信仰体系,融通了印度佛教的观音菩萨的慈悲,智慧和神通三者,结合道教的神明体系和预测吉凶的职能,并且糅合与世俗化传统民间神谱的灵感信仰,全方位地改造观音菩萨的神格和救渡功能。
从广福宫原来的建筑形式和风格来看,它整体的配置和格局纯属传统的闽南寺庙建筑。道光4年腊月(1824年),广福宫增建后进一座,崇祀列圣,形成两殿两廓一护室的完整格局。
这次重建的劝捐工作,由值年的闽帮董事马六甲云亭亭主梁美吉、林嵩泮、邱峻整、谢岁、何道和谢清恩共同发动和主持,共筹得7495圆。捐款人来自槟榔屿、马六甲和新加坡三地,梁美吉为缘首,在槟榔屿闽南各大宗教的首领诸如林嵩泮、林高生、甘时雨、李獭、邱明山、邱月照、谢岁、陈参、陈秀超和辜国彩等都热烈响应。与此同时,代表粤籍小商贩和劳动阶层利益的义兴公司老板也尽力配合漳泉商人集团的修庙活动,巩固和扩张广福宫的保境安民地位。其大哥文科、二哥黄顺以及三哥胡浩中都参与捐助。
1833年中,英国东印度公司政府勘测广福宫的土地方位和总面积,并於1838年终发出列号2420的正式永久地契一份,涵盖前后二进及周围土地共24169平方尺,作为华人宗教永久的用途。
19世纪50年代,前殿观音菩萨和妈祖是迁民们在边区垦殖社会里的保护神,同时也是个人祈求平安健康与福利的共同膜拜主神和副祀。此外,还有英烈神关圣帝君和人格神保生大帝的奉祀。求签掷笺的宗教行为,时时可见。流行於闽粤原乡的六十甲子签,自19世纪40年代起即已成为神士媒介。
到了19世纪60年代,以方言群为组织基础的闽粤秘密会党,为了争夺槟榔屿内外的经济资源而集体械斗,直接摇撼槟华社会的稳定性。随着血地缘宗乡会馆的建立,帮权政治的矛盾不断恶化,从而影响到广福宫的有效管理。
同治元年腊月(1862年/1863年)的重修是族群合作的结果,它见证了广福宫社会功能的提升,从一个问吉求祥的香火庙,发展成为华社仲裁平台,调解仲裁族群的内部纠纷。更有进者,它也承载儒家仁学主导的价值观,成为宗教与伦理的结合体。
进入20世纪,广福宫依然在民众中起着重要作用。
在20世纪的前30年里,广福宫的重要活动包括迎神赛会庆典。1900、1911、1919、1928年四度举行,彩亭斗艳,锣鼓喧天。这是19世纪中期闽帮宗教结社,诸如同庆社和清和社节庆游街的延续,是民间妆艺的再现。
1941——1945年日本占据时期,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广福宫是善信们进香,祷告平安之所在。在那些风雨飘摇的日子里,广福宫成了槟城人民心灵的避难所。
1988年7月,即农曆6月19日观音成道日前夕举行的菩萨出游巡境,是兼具通俗佛教和民间信仰元素的大型活动。它既有高僧大德的佛学讲座,又有布施大会,祈愿借重观音菩萨的神通法力,拯救槟城低迷的经济现象。
21世纪初始,广福宫信理部继续它的年度慈善福利布施活动,并且赞助教育事业。它於2005年完成属下天公坛,规模庞大的古建筑修复工程,又在2015年初以巨大的财力,圆满修复历经两百年悠久历史的广福宫古庙。
听完了关於广福宫的讲解,了解了这座建成二百多年的宫庙的历史,很多人都不禁频频点头,赞赏那些为广福宫做出贡献的先人,对广福宫也不禁生发几分敬意。广福宫是特定社会和历史条件下修建的庙宇组织,包含着广大信众的心血。而今,广福宫在槟城政府的管理和维护中依然完好,承载着信众们对民间观音以及妈祖等的信仰,将永续地提供华人宗教的社会和文化功能,庇佑滨州子民。
作者简介
王茹    女,河南省鹤壁市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任教於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係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会员,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会员,并任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查看该文章的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栏目导航
道协简介 - 道协机构 - 联系我们 - 道协留言

海峡道教—福建省道教协会
闽ICP备17030913号
Copyright 2012-2019, 版权所有 海峡道教网—福建省道教协会 .